曜§

© 曜§ | Powered by LOFTER

摘自<call me by your name>港版译本


有一天我挪动桌上的笔记本时不小心打翻玻璃杯。玻璃杯掉在草地上,没破。人在一旁的奥利佛起身拾起玻璃杯,把杯子好好放在桌上,而且就放在我的稿子边。

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谢谢他。

我总算开口:“你不必这么做的。”

他等了一会儿,刚好够我意识到他的回答可能不是偶然或没有顾虑的。

“我想做。”

他想做。

“我想做”,我想象他重复这句话——亲切、殷勤、热情,就像他感染那种情绪时所表现出来的。

在我们家花园里那张圆木桌度过的时光,永远烙印在那些个让我一心只求时间能够暂停的早晨里。圆桌上那把无法完全遮蔽的大伞,让阳光洒落文稿上;冰块在柠檬汁里融解,响起咯哒声;不远处,浪花轻轻拍打下方大礁石的声音;邻近人家传来的声音,流行歌曲不断重复播放时发出的闷闷爆裂声...希望这一切让夏天永不结束,让他永不离去,让无尽重复的音乐永远播放。我的要求很少,我发誓我将别无所求。

我想要什么?为什么即使我准备好了要毫不保留,坦承一切,我仍然不知道我想要什么?

或许我最不希望的,是让他来告诉我,我没有问题。我和其它同龄少年没什么不同。我能够将自尊轻易丢在他脚边,只要他愿意弯腰捡起,我将心满意足而别无所求。


评论 ( 1 )
热度 ( 1 )